考试资讯

2017执业药师角色将重新定位,能力提升势在必行

2017-04-09 11:31:25 xibeiwei 2

  刚刚结束的2017年度“执业药师能力与学历提升工程”实施推进工作会上,执业药师角色转换与再教育培养模式的升级成为热议的话题之一。

  与会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在医改深入推进、人口老龄化加剧的背景下,社会对执业药师的能力需求正被重新定义,执业药师能力提升急需对症下药,培育模式也应及时调整。

  一直以来,社会药店的销售功能大于服务功能,如今社会药房健康管理和医保控费功能需求正在增加,这对执业药师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规划建设》预测,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将增加到2.55亿人左右,占总人口比重提升到17.8%左右;高龄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独居和空巢老年人将增加到1.18亿人左右,《中国防治慢性病中长期规划(2017-2025年)》则提出,要发挥社会药店在基层的药品供应保障作用,提高药物可及性。

  这些都对社会药店提出了居家医疗或养老管理、预防医疗或慢病管理的功能需求。在医保控费方面,执业药师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最新的定点药店协议管理中均要求配备在职在岗的执业药师,某些地方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也开始聘请退休的临床药师帮助审查处方的合理性,帮助控制医药费用。

  然而,执业药师能力发展却面临困难。北京大学医学网络教育学院孙宝芝介绍,目前执业药师队伍整体学历偏低,执业药师继续教育课程设置不合理。

  近70%的执业药师为大中专学历人群,知识体系不完整,存在教学内容上重化学药知识轻医学知识,教学形式上重课件制作轻教学过程,教学方法上重知识教授轻能力培养的弊端,使得执业药师能力训练与岗位结合不够紧密。

  “继续教育的专业设置也存在缺陷。“在现行设置下,中专学历的执业药师学历提升难度增大,他们对直接上5年成人本科的学习方式有畏难情绪,而药学继续教育专业设置与执业药师能力提升的对接不够,也影响了执业药师的能力提升。”

  执业药师不仅仅分布于社会药店,还存在于医院、药品生产和流通企业。业内人士认为,在进行执业药师能力提升时,应考虑不同工作环境中学习者的知识基础、学习意愿和社会需要。

  从北京大学医学网络教育学院近几年的招生情况来看,其学生除社会药店的营业员和质量管理员外,还有医院的药品调剂员、药品批发企业的质量管理员和药品销售人员,以及药品生产企业的药品生产、检验和销售人员,其中非药学背景学生占比逐年攀升,2013年为27.6%,2016年则为42.7%,补充药学知识是普遍需求。

  孙宝芝介绍,通过访谈20余家用人单位和500余名执业药师发现,不同机构的执业药师学习需求差异较大:

  社会药店营业员学历层次较低且涵盖非药学专业人员,急需补充医学类知识和基本的药学知识;医院药房由于开展临床药学工作的需要,急需学习医学类相关知识;药品批发公司则因现代物流管理服务能力有限和销售模式的转变,在基本的医药学知识外,还有市场营销学知识和经济学知识的学习需求;生产企业因自动化生产设备更新速度快,尤其欠缺制药设备相关知识。

  鉴于不同机构执业药师的学习需求,执业药师能力提升的课程设置也应有所区别:

  面向医疗单位和社会药房从事临床药学服务工作的人群以及执业药师考试需求者,应开设药物临床应用方向课程,进行药学服务基本知识、临床常见疾病药物治疗及合理用药指导;

  面向药品批发企业和社会药店质量管理人员,应开设药物经营管理方向课程,传授GSP管理、药品采购与渠道管理、医药市场营销、药品物流管理知识;

  面向药品生产企业,开设药物生产管理方向课程,设置药物制剂、药物检验和GMP管理课程。

  而在不同工作场所执业药师的能力提升中,其主旨精神必须明确,孙宝芝强调:“要注重工作方法和工作思路的培养,提升执业药师的工作实践能力、创新能力和职业素养。”

  所以,从2017年开始,执业药师能力提升已提上日程,各位参加2017年执业药师考试的小伙伴们要努力了,16年开始,各种政策的实施已经表明执业药师的春天就要到了,同时,执业药师考试也是越来越严格了,2017年执业药师一考过关是势在必行了!